<noscript id="g4r9n"><del id="g4r9n"></del></noscript>

<form id="g4r9n"><legend id="g4r9n"><noscript id="g4r9n"></noscript></legend></form>
  • <nav id="g4r9n"><table id="g4r9n"></table></nav>

    <nav id="g4r9n"><optgroup id="g4r9n"></optgroup></nav>

    <nav id="g4r9n"><address id="g4r9n"></address></nav>
  • <big id="g4r9n"></big>

    您好!歡迎來到煤礦安全網!

    采煤書生32

    作者:魯任 2021-11-17 來源:煤礦安全網 書生

      第九章 麥季保勤

      1

      班前會前,人來的差不多了,闞尚旺清了清嗓子道:“會前,咱們說個事。這個月工作面條件不錯,段里組織創高產,也制定了保勤措施。只要人員齊全,我們班完成任務沒有問題,只是眼看馬上就要麥收了,班里家住附近農村,需要收麥子的有五六個人。少出勤這些人,完成任務是不可能的。大家說說,怎么辦?”

      人們七嘴八舌地說了起來。

      有的說:“我們班三四十個人,集中二十多個人應該沒問題,一天幫兩家,三天就差不多了。”

      有的道:“不會割麥子的也去,去了捆麥子運麥子。”

      有說正經事的,也有開玩笑的:“給他幫了忙,還要接著回來上班,他家白白胖胖的大公雞就撈不著吃了。”

      還有的道:“幫忙可以,可不能看到人家媳婦漂亮,就拔不動腿啊!”

      引得一陣哄堂大笑。

      闞尚旺見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得差不多了,就決定道:“大家說的有道理。我看這樣吧,從后天開始,早上六點到他們村口集合,六點半開始割麥子,11點半回礦上吃飯,準備下井。今天回家后,家里要收麥子的,準備好鐮刀,捆麥子的草繩子及其他工具,別到時候去了沒有家伙什啊。”

      “衛東,你過來。”正在開著班前會,段里支部書記王同堂來到會議室門口,對著任衛東一擺手。

      什么事啊?這里開著班前會呢。書記叫又不能不去,任衛東隨著王同堂進入他的辦公室。

      “這段時間表現不錯,稿子寫得及時,也能寫到點子上。但是......”這次王同堂沒有讓座,而是坐在辦公桌前,一開始還和顏悅色的,話語轉折以后,臉色突然沉了下來。

      “但是”這個詞一出,任衛東心里不免一陣緊張:書記頭幾句還算滿意,現在話語一轉可就不妙了,可能是自己哪里出了問題。究其原因,任衛東撓了撓頭皮想不明白,聽他說下去。

      “前段時間礦大門口保衛科截煤塊打仗的事,我聽說了。你能勇敢地站出來打抱不平,說明你是個熱血男兒,很有正義感。但是......”王同堂說到這里又用了這個詞,卻沒有停頓繼續道:“你不應該把它寫成什么報道,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你就投到宣傳科稿件箱里。”

      把它寫成稿子怎么不合適了?工人有錯可以處罰,也不能打人,我這是揭露黑暗。雖然我只是個通訊員,也算是一名小記者。記者的職責不僅是歌頌,揭露也是分內之事。任衛東不以為然,心中不服地肺腑道。

      “你沒有政治覺悟,缺乏敏感性。我說這句話,你不要不高興。”看任衛東表情,王同堂知道他心里有抵觸:“不要忘了,你是采煤三段的通訊報道員,代表的不是你自己,而是整個段里。按規定,你寫的每篇報道都有經過我的批準才能繳到宣傳科,這是原則。不知道你們培訓的時候講沒講這條。”

      話至此,王同堂臉色稍緩:“幸虧這次是許科長開箱拿的稿件,看在我和他關系不錯的份上才沒有繳到??崎L那里。否則,一旦礦領導知道了,說不定就要重重地處分你,更不用提通訊員不通訊員了。”

      “這么嚴重?!”任衛東一臉詫異,脫口說出這句話。

      “你認為呢?寫報道不是鬧著玩的,不能想寫什么就寫什么,也不能以個人好惡亂來。有些人因為這個耽誤了自己一輩子的前程。”王同堂端起杯子抿一口水道:“不過,話又說回來,你干這個不久,也不能全怨你,怪我沒有提醒你。”

      聽到這里,任衛東心中有些悔意,身上泛起雞皮疙瘩。

      “你想啊,拿礦上的煤回家私用,本身就是不對的,處罰應該。盡管保衛科那人處理方式不對,這卻是另一件事情。你千不該萬不該寫報道的時候,將這兩件事情攪合到一塊,還為那人抱不平。”看著任衛東復雜的表情,王同堂笑道:“年輕人,經的事情少,免不了會好心辦壞事。行了,這事就到此為止。下井去吧,以后注意就是了,不要毛毛草草的。”說完,他手擁著任衛東后背出門,關門上鎖。

      連續四五個上午,任衛東都去幫助同事收麥。

      張君祥正常出勤,一個班也沒休。

      安監處安監員錢堯來盯采煤三段這個采煤工作面,見張君祥天天上班,禁不住好奇探問怎么回事?

      “班里組織了幫工隊,我們是高產麥收兩不誤啊。”張君祥自豪地答道。

      什么年月了,現在都是自個顧自個,還組織幫工隊?這些人啊,真的不知道是腦子壞了,還是哪根筋錯亂了。錢堯來很是不齒,內心暗暗地嘀咕。

      分,分,分,職工的命根。

      這是這個月最后一個夜班,任衛東和大伙們發瘋似地干活,這個月段里創高產,眼看大功就要告成。高產創上了,工資收入就會超出平常月份不少,還有超產獎金呢。

      人是貪婪的,絕大多數人就是一種趨利動物,為了利益,什么規矩和原則,都可以放棄。煤礦也不例外,為了追求產量,很多人不管什么規程措施,什么安全標準,這些都可以拋之腦后。這些人不僅僅是普通工人,也包括某些礦長、段隊長和班組長們。

      拿下這五十棚,今天就可以完成一個半循環,班組得分就可以翻兩番。

      “伙計們,加油啊!翻番的分就要到手了!”

      闞尚旺鼓動著,跟班段長勾玉才也跟著添油加醋,全班人像打了雞血,個個情緒高漲,臨時支柱該支的不支了,頂梁該掛的不掛了。

      任衛東也受到了感染,你看,六七十斤重的頂梁,百十斤重的支柱在他手中像繡花針似地翻轉。

      這一班人們把上衣脫光,掛在平巷里,鐵鍬雨點般在煤堆中起落。

      這時卻出現了不和諧的聲音,只聽有人大罵道:“哪個狗小子偷喝老子的水,一滴也不給留。真他娘的,操蛋加混蛋!”

      沒人回應,這個時候誰會觸霉頭啊!

    煤礦安全網(http://www.pyhotel.com.cn)

    備案號:蘇ICP備12034812號-2

    公安備案號:32031102000832

    Powered By 煤礦安全生產網 徐州網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

    感謝網狐天下友情技術支持

    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视频跳一跳,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66,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人人做天天爱夜夜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