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g4r9n"><del id="g4r9n"></del></noscript>

<form id="g4r9n"><legend id="g4r9n"><noscript id="g4r9n"></noscript></legend></form>
  • <nav id="g4r9n"><table id="g4r9n"></table></nav>

    <nav id="g4r9n"><optgroup id="g4r9n"></optgroup></nav>

    <nav id="g4r9n"><address id="g4r9n"></address></nav>
  • <big id="g4r9n"></big>

    您好!歡迎來到煤礦安全網!

    “憨娃的昨天.今天.明天”

    作者:李向軍 2021-11-10 來源:煤礦安全網 憨娃 昨天 今天 明天

      他話很少,見人總是嘿嘿一笑“伙計,吃了嗎”,他見人得熱情,馬上會掏出一根煙給你點燃,他最見不得誰說有困難,他會流眼淚,會竭盡全力幫你,寧愿自已勒緊褲腰帶少花一點。因為他為人忠厚老實,認死理,不會耍奸溜猾,是村里的老實疙瘩,村里人叫他“憨娃”,叫著叫著習慣了,大伙兒都忘記了他的名字。

      憨娃,名叫張鵬飛,陜西白水北源人,80年代,陜西白水北源地區是一個比較貧窮的地方,地理位置位于白水最北端,國家每年都要對這個地方救濟,憨娃家也在救濟行列,因為家窮,18歲上高中的他輟學回家,挑起了家里的重擔,原因生活上的壓力,使他很早就成熟了,性格變得抑郁寡歡,忙完繁重的農活,閑余時間到建筑隊干點零活,補貼家用。

      窮則思變。90年初,白水大力發展蘋果栽植,村村戶戶都栽種蘋果發展第三產業,憨娃家也種了5畝果園,通過辛勤勞作,憨娃的生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望著沉甸甸的人民幣他嘿嘿的笑了“5萬塊錢”,這是一輩子想都不敢想的事,好像是在做夢,不由得咬了咬指頭“嗯,是真的”。

      有錢了,自己家老土房也變成了磚瓦房,電視有了,摩托也有了,媳婦也娶了,父母盼著抱孫子,小日子過得“杠杠的”,幾年間兒子也有了一切是那樣順理成章。有天,媳婦從鄰居家回來不停的嘮叨,“村里張萬順去年到黃陵一個礦上,一個月工資掙8、9千元,加上家里的收入怕怕的很,就是你這老實疙瘩還在地里面折騰....”,媳婦一次、二次的嘮叨,憨娃也扳起指頭也算了起來,一個月按8000元算,一年下來也小10萬哩,加上家里果園收入4、5萬元,“哎呀我的神呀”一年收入15萬,憨娃心動了,坐在炕頭上不停的吸著煙,茶水喝了一杯又一杯....。

      一月里他的心在煎熬著,忽然間見張萬順騎著摩托車從他家門前一晃而過,憨娃心里喀噔一下,心里琢磨起來,打起了小算盤。

      晚上,他提著買來的高脖西鳳酒和油炸花生米向張萬順家走去,一到張萬順家,大彩電、高檔沙發、地面上鋪著光溜溜能照人影的地板磚,媳婦和娃打扮的像城里人,炕都變成了軟乎乎的席夢思床了“乖乖,美的很!”,這時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坐在沙發上張萬順給憨娃講煤礦上的事,又講到了現代化。憨娃聽的心潮澎湃,也談了自己想到煤礦工作的事,張萬順望著他“你這老實疙瘩,還想到礦上?”,“幫幫忙,一是看看外面的世界,二是多掙些錢”憨娃拉著張萬民的手說著。望著憨娃真誠的樣子“好,下個月煤礦運營公司招掘進工哩,我先給你報個名,你要做好吃苦的準備,等電話”,“么嘛噠,咱本來就是下苦的,難道你不知道?”憨娃懸著的心放下了,這一夜從來不喝酒的憨娃喝多了。

      經過一個月的耐心等待和新工的三檢一考,憨娃的夢想終于實現了,成為煤礦運營公司一名掘進工。他被分到煤礦運營公司第一項目部綜掘二隊,在上班的第一天,班前會上班長牛明明點名,“張鵬飛”、“張鵬飛”無人答到,身旁新工戳了戳他“叫你哩”這時憨娃才反應過來,“到”,班長望著他“你連名字都搞不清,咋辦哩”,他嘿嘿的笑了笑“別人叫我憨娃聽慣了,猛叫張鵬飛我不適應”,“不行,不叫名字怎樣給你算工資,怎樣算工分”班長牛明明嚴厲的說,一提到工資憨娃馬上站了起來,“班長好,我叫張鵬飛”,他的舉動惹得班前會職工哈哈大笑。

      到了26號憨娃的手機叮呤呤的響,短信上顯示8500元,他揉了揉眼睛不停的看著“拐拐,這么多錢!”,這時他不相信自己讓舍友王興虎看,“你這憨憨,自己開了8500元,還不相信,25個班比我多500元”,王興虎一臉的不愿意。“人家張鵬飛能干,比你舍得出力,一天比你多掙5分工”站在一旁喝水的劉宏東解釋著。這一夜不愛說話的憨娃睡不著了,嘴里哼著《小蘋果》,心里又扳起指頭打起小算盤,“買個新手機?”“不行,媳婦會罵我敗家子”,“那就攢著看我一年能掙多錢...”,這是憨娃上班掙的第一桶金,想著想著睡著了,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憨娃最大的優點,就是干活舍得力氣,每次隊上安排的活兒他從不挑三揀四,都是揀最難干的活兒干,因此他掙的工分高,錢就掙的多, 記得有一次,集團公司標準化驗收,隊上需要在巷道邊挖長300米排水溝,寬度、高度要求的很嚴,要求他們班每人50米,別人一聽頭都往回縮,他嘿嘿一笑“班長放心,么嘛噠”,說罷就換作衣下井了。

      403膠帶巷底鼓嚴重,挖水溝非常困難,只見他一會兒風鎬,一會兒大錘,一會兒霍煤...,忙個不停,“你這憨憨,石頭這么硬,這活能干完”?身旁的工友們嘮叨著。他嘿嘿的笑了笑“別害怕我干完后幫你”。 一小時,二小時....,憨娃干完自己的活又幫工友們干,也不知道忙了多少人,第二天隊上對憨娃進行了表揚,因此,也被評上了本季度優秀員工,這天憨娃笑的很開心。

      也不知道怎么了憨娃哭了,在隊上哭得很傷心,他找到了隊長拿出100元放到辦公桌上,“何隊長聽說常海軍住院了,得了腦瘤需要錢”,何偉斌拉著他的手“不要傷心,咱隊上為他捐款,大家拾柴火焰高”,“何隊長,我是一個苦孩子出身,過去家里窮,常年讓國家救濟,我要回報社會哩”,說罷消失走廊里。

      今年秋天,連陰雨下了整整30多天,全國各地災情不斷,黃陵建莊礦業也身險其中,多少天的大雨河水猛漲,河水沖刷著供電系統的塔基,給井下安全生產帶來威脅,為此,蒲白礦業公司防汛指揮中心要求各隊抽出精兵強將成立突擊隊支援防洪工作,這時憨娃坐不住了,第一個報名參加。

      到了現場,看著急流的洪水,他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投入到抗洪搶險中去,和眾多的工友們一起不停的背運沙袋,大雨依然下著,雨水和汗水交織在一起,分不清是雨水和汗水,雨水像盆澆一樣往下灌,搶險人員就像從河水里撈出來的水人,泥巴裹滿雙腿,泥和水布滿臉上,只有一雙眼睛在閃著,噢!他就是憨娃。這時礦業公司領導走了過來,“你叫什么名字,休息會兒”,“報告領導,我叫張鵬飛”,這是憨娃第一次叫他的名字,這一個班他背200個沙袋,下班后吃完飯,他睡著了,因為他太累了。

      在表彰會上,領導問他今后有什么打算時,他嘿嘿的笑了笑“我想當綜掘司機,”“為什么要學綜掘司機”,“因為那是個技術活,而且掙錢多”,他的一番話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從這以后,憨娃宿舍的燈一直亮著,推門一看憨娃拿著一本書在看著,問他看什么“綜掘機操作300問”,文章寫到這里你說憨娃的夢想能成功嗎?

    上一篇:冬意
    下一篇:美麗初冬

    煤礦安全網(http://www.pyhotel.com.cn)

    備案號:蘇ICP備12034812號-2

    公安備案號:32031102000832

    Powered By 煤礦安全生產網 徐州網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

    感謝網狐天下友情技術支持

    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视频跳一跳,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66,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人人做天天爱夜夜爽